【前言】

短短22天,叶叶和许俊从不相识变成了名义上的夫妻。

4月12日,在叶家二楼,许俊用菜刀将叶叶残忍杀害,随后投案自首。案发前,他曾对朋友说,“就是还了账(彩礼),我也要把她杀掉”。

血案,在毫无征兆中突然发生。

【事件经过】

4月12日下午4点多,许母接到电话,电话另一头,儿子许俊语气急切:“我把叶叶给杀了……”

随后许俊打电话自首,其间开车回家,妹妹看到他眼里有泪。

此时,叶家还不知道女儿被杀的消息。

许俊自首后,村主任得到消息,匆匆赶去叶家,看到叶母正在扫地。他试探性地问,叶叶在哪儿?叶母说,楼上。

二人随后上楼,发现了地上的大量血迹。叶叶的手机还播放着音乐,声音很大。叶母掀开被子,女儿躺在血泊中,白色的上衣和牛仔裤都被染红。据叶家大哥称,房间里有打斗的痕迹,凶器是叶家厨房里的一把菜刀。

下午5点,邻居李霞正准备换鞋干活,突然听到叶母的哭声,撕心裂肺。她跑去叶家,进门看到惨状,扶住墙才能站住。

在外地打工的叶父得知消息之后,匆匆赶回鹰潭。见到女儿时,叶叶的头部留着几十处刀痕,头皮脱落,脖子、手臂上同样有多处刀伤。

4月13日,贵溪市公安局发布警情通报,鸿塘镇界牌村叶家组发生一起命案,犯罪嫌疑人许某因纠纷将叶某杀害,目前已被公安机关依法刑事拘留。

 

【高额的彩礼】

许俊是家中独子,初中辍学,在邻居眼中,本分、讲礼貌。平日里,和父亲在工地干活,做水泥钢筋。“一个年轻人,在太阳底下给人家干活,现在已很难得。”

除了许俊,许家还有两个女儿、80多岁的爷爷。妻子身体不好,许父让她看店,等儿子结婚了,抱孙子。

许俊到了25岁还没结婚,许父有些着急。鸿塘乡下男多女少,很多人21-22岁就已定亲结婚。

为给儿子娶媳妇,许父费劲周折。他听媒婆说,家里房子不好,没人会嫁,于是花六七万元给屋子加盖了半层。

儿子订婚时,许家拿了22.8万彩礼给女方。叶家二哥称,彩礼的价格是媒婆定的,双方都同意。据许父说,订婚前前后后花费一共40多万,加上买车13万,将近60万。为了凑钱,他向亲戚借了一部分,还将自己的房子在银行作了抵押贷款。

叶家大哥称,彩礼收到22.8万,之后有见面礼、上门、打首饰的钱,一共收到30多万。与男方所提出的金额相差8万。叶家称,按照男方的算法,40多万包括从一开始接触到现在的所有花费,包括吃饭、买衣服、请媒人。但按照乡村习俗,“吃的用的是不算的。”

 

【虚假的说媒】

叶家和许家这场的订亲仪式,是至少5个媒婆努力的结果,每个媒婆都拿到了2000元的答谢礼。

叶家村叶婆的姐姐认识许家,找到叶婆说亲:“男方家在乡里,一个儿子,有很多房子,还有一个超市。”又因为邻居王英与叶家相熟,说得上话,将其拉入做媒,叶叶的大伯母和姑婆听闻,对许家很满意,几位媒婆竭力撮合。

“男方的条件,都是别的媒婆告诉我的,我只管转达。”对此,媒婆之一的王英说。

除此之外,许俊还曾对叶家说,自己有20多万存款。叶家两个哥哥不相信,叶母解释道,“别人不喝酒不抽烟省钱,加上会做事,也可能存这么多钱。”

但据鸿塘村村民介绍,许俊家仅有的一幢房子已经20多年,从没有翻修过。

叶叶在许家住了几天后发现,媒婆和许俊所言并不属实,许俊买电脑的钱也需要向别人借。

“不骗你怎么能把你娶到呢?”许俊曾亲口对她说。

鸿塘村的村民对婚前的谎言已习以为常。很多夫妻订完亲之后,先需要打工几年还清债务,才会举行婚礼,带着孩子办婚礼的情况也有,只订亲不结婚的夫妻很多。但叶家大哥说,叶叶最讨厌别人说谎。

在许家住了十几天之后,叶叶搬回娘家。媒婆们上门劝,得到的叶叶的回答是,“本身合不来,那个男生也会打她”。

 

报道来源:北青网 

文中人物均为化名

 

【法律责任】

作为本案嫌疑人的许俊明知自己的行为会发生他人死亡的危害后果,并且希望这种结果的发生;在杀害被害人后还残忍的对尸体进行肢解,手段特别残忍,可能会被判处死刑。

但其有另一种可能:

1、嫌疑人和被害人其实并没有深仇大恨,但是杀害被害人和后却采取了肢解尸体这一残忍的行为,实在让人怀疑嫌疑人有严重的精神障碍,需要对其进行司法鉴定。

2、根据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宽严相济刑事政策的若干意见》,在此类婚姻纠纷导致的案件如获得被害人家属的谅解,能够减轻刑罚。

3、嫌疑人在杀害被害人后主动到案,属于自首的情节。

 

【法条链接】

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》

第二百三十二条 故意杀人罪

故意杀人的,处死刑、无期徒刑或者十年以上有期徒刑;情节较轻的,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。

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宽严相济刑事政策的若干意见》

22、对于因恋爱、婚姻、家庭、邻里纠纷等民间矛盾激化引发的犯罪,因劳动纠纷、管理失当等原因引发、犯罪动机不属恶劣的犯罪,因被害方过错或者基于义愤引发的或者具有防卫因素的突发性犯罪,应酌情从宽处罚。

23、被告人案发后对被害人积极进行赔偿,并认罪、悔罪的,依法可以作为酌定量刑情节予以考虑。因婚姻家庭等民间纠纷激化引发的犯罪,被害人及其家属对被告人表示谅解的,应当作为酌定量刑情节予以考虑。犯罪情节轻微,取得被害人谅解的,可以依法从宽处理,不需判处刑罚的,可以免予刑事处罚。